会议活动 科研动态 合作交流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会议活动
山西代表团提交全团建议:支持山西推动新型能源体系建设 在能源领域加快发展新质生产力
时间:2024年03月13日    浏览:321次

 加快建设新型能源体系,既是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必然要求,也是加快能源绿色低碳转型、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推动发展新质生产力的重要支撑。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新型能源体系建设,强调煤炭大省要立足自身产业基础和资源禀赋,加强资源节约集约循环高效利用,提高能源资源安全保障能力;强调新质生产力本身就是绿色生产力,要壮大绿色能源产业。山西省委、省政府深刻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推动新型能源体系建设、发展新质生产力的重大要求,立足煤炭大省资源禀赋,以“四个革命、一个合作”能源安全新战略为指引,加快规划建设新型能源体系,全力推动能源产业绿色转型,努力在能源领域加快发展新质生产力。


案由

  工作成效。山西作为国家资源型经济转型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和能源革命综合改革试点省份,坚持持续深化能源革命综合改革试点,坚决扛牢能源保供政治责任,着力推动新型能源体系建设,为构建现代化产业体系、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作出了积极贡献。


  • 一是能源保障坚实有力。践行“国之大者”,煤炭产量在2021年、2022年连续两年每年增产1亿多吨的基础上,2023年再增产5743万吨,达到13.78亿吨,规上发电量4376亿千瓦时,其中外送电量1576亿千瓦时。
  • 二是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加快发展。风光发电装机4989万千瓦,新能源和清洁能源装机占比达到45.8%。新能源并网977万千瓦,达到4990万千瓦,利用率达到98.9%,居全国前列。4个抽水蓄能电站项目完成核准。非常规天然气产量145.9亿立方米。
  • 三是能源消费方式持续改善。煤炭消费增速、煤炭消费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及煤炭消费占全国比重均逐年下降,且降幅逐年扩大。
  • 四是能源革命试点成果不断涌现。全力打造能源革命综合改革试点先行区,加大试点攻坚力度,形成57项典型案例和经验做法,特别是煤矿智能化建设、电力市场化改革等工作获国家层面表扬激励。成功举办第七届太原能源低碳发展论坛。
  • 困难挑战。对照习近平总书记和党中央要求,面对国内外能源形势,我省在构建新型能源体系方面还面临一些困难挑战。
  • 一是能源结构调整需要更多政策支持。山西煤炭消费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超过80%,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56.2%);非化石能源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比重仅为9.8%,远低于全国17.5%的平均水平;碳排放强度3.27吨/每万元GDP,约是全国平均水平的3倍。国家现代煤化工“十四五”发展指南布局了四个重点现代煤化工产业示范区,包括内蒙古鄂尔多斯、陕西榆林、宁夏宁东、新疆准东,山西谋划的晋北现代煤化工项目未纳入;国家新规划“三交九直”12条特高压通道,山西仅大同—怀来1条纳规。能源结构调整必须“先立后破”,亟须国家层面更多的系统性政策支持。
  • 二是可持续保障能源优势逐步弱化。山西省千万吨煤矿和大型煤矿占比较小,随着开采深度持续向下延伸,开采成本逐渐增大,将逐步推高煤炭保供稳供成本。煤矿的持续高强度生产将大大缩短矿井的服务年限,可持续保障的生产能力不足。作为保供的主力军,省属煤企在绿色化、智能化的投入成本高,推高了山西省的吨煤成本和保供成本。综合测算,2022年、2023年山西为落实国家下达电煤保供任务共减少煤炭收入2067亿元。
  • 三是对未来能源发展趋势的主动适应有待加强。煤电价格传导机制不畅,已纳规未投产及“上大压小”煤电项目建设积极性不高,建设进度迟缓,难以适应电力保供形势。配套机制不健全,煤炭与煤电、煤电与可再生能源联营发展尚未形成规模优势,难以适应传统能源和新能源优化组合的发展趋势。电力系统调节能力占比仅为15%左右,与发达国家差距明显,难以适应新能源大规模消纳趋势。
  • 四是分布式新能源系统负担加重调峰困难。分布式新能源建设地点随机性强、建设周期短、并网规模难以预测,国家政策并未赋予其配储和调峰义务,随着分布式新能源进一步发展,消纳将日益困难。在目前分布式新能源“应接尽接”模式下,普遍引发电网主配变倒送重过载、高电压情况。部分地区存在项目主体通过拆分备案逃避集中式电站计划规模管控的情况,导致大量分布式光伏无序并网,系统调峰压力增大。

建议


  推动构建新型能源体系,需要政府、社会、企业多方协同,源网荷储各环节联合发力,共同推动绿色发展能源革命。同时希望国家层面给予更多政策支持。
  一是支持山西统筹推进煤炭增产保供与煤炭产业可持续发展。建议国家建立能源保供补偿机制、能源供需区省际利益联结机制,加大对能源保供省份转移支付力度和煤炭保供奖励资金投入。按照优质优价原则,允许山西在国家发改委价格上限的基础上,对4500—5000(不含)大卡电煤长协坑口价上浮10%,对5000大卡以上电煤长协坑口价上浮20%。推动保供煤电输入重点省份通过对口协作、产业转移、共建园区、飞地经济等方式,在山西生态环境治理、先进制造、数字经济和绿色能源产业等方面加大投资建设,推动从“供需合作”向“供应链合作”转型。
 二是支持山西以数智化坚强电网推动新质生产力发展。建议国家能源局加强顶层设计,组织研究适应电碳市场、绿电制氢、微电网等新业态的数智化坚强电网相关政策机制和技术标准,支撑源网荷储数碳互动,满足多元主体友好接入,从国家层面安排部署一批重大试点项目,以技术革命性突破、生产要素创新性配置、产业深度转型升级推动发展新质生产力。
  三是支持山西统筹发展常规电源与新能源。建议国家能源局结合能源电力供需格局新变化、能源转型发展新趋势,适时调整山西煤电总量控制目标,优先在山西部署大容量清洁煤电机组,充分发挥煤电容量电价机制作用,引导电源建设加快开工,进一步统筹电力与电量、电源与电网、常规电源与新能源发展,实现电力电量供需时空均衡发展,提升能源电力保障能力。
  四是支持山西以市场化推动分布式新能源科学有序发展。建议国家能源局将分布式光伏作为重要电源类别,单独制定发展规划,对开发规模、地域分布、并网方式、消纳模式等予以统筹安排。进一步明确分布式合作开发模式下各方主体权责问题,防止以分布式之名行集中式开发之实。组织各地能源主管部门明确分布式能源承载力评估结果公示机制,有序引导接入电网。推动分布式新能源全额上网电量进入电力市场,采用直接交易或聚合交易方式,获取其电能量价值和环境价值,利用市场调节机制促进分布式新能源消纳和发展。
信息来源 :山西日报
上一篇

统筹实施重大项目 山西太原能源局召开光伏风电新型储能产业链工作会议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关于征集数字能源“十大技术、十大成果”的通知